索克萨尔

JO/真三/Fgo/刀剑乱舞/小演员/奇异博士/逆转裁判/偶尔诈尸/是一个内心充满骚操作的段子手

《无归传》结束

《无归传》其二

《无归传》其一

发一个过几天就让我想删掉的摸鱼电电
私心打个tag吧……

嗯?

[我英乙女]我们仍未知道轰焦冻的哦金O是什么样子。[轰焦冻x你]

放飞自我的段子
是点文。
切岛那篇被我吃了。
ooc.ooc.ooc
讨论了很久到底是什么样子
可能和安德瓦一样无从证明了吧……。
感谢食用。



X

少年总是有些毫无防备的。

轰焦冻就在你身边不足两米的地方闭目小憩,你惊于他的无防备和过近的距离感,同时又有些无所适从。本应是用来放松的温泉水此时也变成了无形的镣铐,淡淡的水波若有若无的向你传达着他的存在感,你紧绷着浑身的肌肉,目光时不时的偷偷向他的方向看去。

轰焦冻的胸膛以下没在蒸腾的热气里,上臂好看的肌肉线条还挂着水珠,你有些看不真切,但朦胧的感觉和着热气将你的脑子蒸的有些混沌。

“好想凑近看一看他。”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在模糊不清的大脑下开始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

你想了想,终于还是被美色所倾倒。轰焦冻表现的过于无防备,使你忍不住想要再大胆一些,再靠近一些。

你为了悄无声息的靠近他,小心再小心的移动,然而因为动作带起的水波确实无可避免。轰焦冻似乎还是没有察觉你的靠近,热气将他的脸颊也染上了微微的红色,他好看的眼睛并没有因为你的小动作而有睁开的迹象。

你屏息凝气,见他没有太大反应,胆子和动作也忍不住大了起来。

你终于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了。

轰焦冻的身材偏瘦,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被严严实实的包在了校服里,只有此时才能一饱眼福。你还想再看看他,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好看的异色瞳已经在看你,还带着些许刚醒来的迷茫。

“怎么了吗?”他开口问你,他的嗓音有些涩涩的,平添了一分慵懒。

你动了动嘴唇,开口道——

“轰现在的样子感觉很好吃。”

他愣了愣,似乎是没能很好的理解你说的意思。少年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认认真真的看着你。

“是因为像你喜欢的食物吗?”他说。

你摇摇头,又点点头。在他有些呆然的表情中笑了出来,偷看被发现的小心思被你忘到了脑后。

你耍了一个小聪明,给这个本没有答案的问题创造了一个答案。他的样子太过诱人秀色可餐这种答案你是死都不会说出口的,于是你故作高深的笑,伸出手指轻轻的在空气里点了几下。

“保密哦。”

轰焦冻于是也跟着你笑。他的笑容浅浅的,只在唇边带了一丝笑意,却让他整个人都仿佛融化了的冰雪,一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啊,这就是我如此喜欢着的轰焦冻啊。”你心里想。

他见你有些发呆,将手掌放到了你的额头上。

“没事吧?”他问。问完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他的手才刚刚从温泉中拿出来,远比你的额头要烫。少年几乎没有犹豫,下一秒他伸出的手掌就附上了一层薄冰,冰的碎片随着他的动作向下落去,在入水前消失殆尽。

然后他用实时冷却过的手掌再次去探你的额头,恰到好处的凉意让你不禁放松下来,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那声叹息就像小猫的轻叫,恰到好处的触到了轰焦冻的点,酥酥麻麻意犹未尽。他于是有些促狭的收回手去,再三思考过后开口询问。

“会不会泡的有些久了,要不要出去?”

你摇了摇头表示还想再泡一会儿。一方面是你着实没有好好享受温泉,另一方面是你还对这样的状态有所留恋。

你和轰焦冻的距离不过两个手掌,他的呼吸似乎都若有若无的吹在你裸露的肌肤上。你突然变得有些口干舌燥,轰焦冻却正好在这个时候起身,漂亮的肌肉纹理一直没到人鱼线下的白色毛巾里。

看也不是,移开视线也不是。

你有些呆然的张开嘴抬头看他,少年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四目相对。

几秒之后他突然直起身来,看了看四周。你还没有明了他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你的少年便已经俯下身来。轰焦冻伸手将他的头发随意的梳到了脑后,旋即轻轻的捏起了你的下巴。

“轰同……”你话未说完,他湿润的唇已覆了上来。

他吻的轻柔,在你的唇上细细摩挲。

“嘘……”他有些不舍的离开你的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轰焦冻罕见的带了些狡黠的笑,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会被人听到的哦。”

[我英乙女]私がいるよ『切岛x你』

私がいるよ
切岛锐儿郎x你

是一个交往前的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ooc
ooc
ooc
切岛那么好。
写不出这个大男孩万分之一的可爱
慎重食用
感谢阅读



x



你一个人坐在夜里的宿舍走廊,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掉着泪。或许是因为近期的不如意,也或许是因为压力过大,你的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掉。

在你一个人独自哭泣的时候,你或许没有注意到他担心的眼神。切岛去你的房间找你,却发现没有回应,他于是在这座建筑里四处找你,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走廊里发现了哭泣的你。切岛锐儿郎想出声叫你,却发现你通红的双眼和颤抖的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扰你。

他悄悄的离开了。

你哭累了,揉了揉因为缺水而开始酸痛的眼睛,揉着太阳穴准备起身回房间,刚想站起来却被人放了一块热毛巾在额头上。

你抬眼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切岛有些羞涩的笑容。
“我听说热毛巾可以缓和眼睛的酸涩感,你敷敷看?”他小心翼翼的扶你坐下,将毛巾调整成适合你的眼睛的大小,像对待珍宝一样轻轻的敷了上去。

“怎么样?有好一点吗?”他紧张兮兮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因为眼睛暂时进入休息状态,你身上的其它感官变得灵敏不少。你听到他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感受到他的吐息轻轻吹在你的皮肤上。他离你很近,近到你能够嗅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气和淡淡的汗液的味道。想来是为了准备热毛巾出了些薄汗吧。二者糅合在一起,是属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特有的味道。用切岛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男子汉的味道”了。

是他无意中散发的荷尔蒙太过撩/拨,你有些羞涩的向后蹭了蹭,却马上被他注意到。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头痛?”他因此靠的你更加近,几乎是在你的耳边轻声细语。他有些灼/热的吐/息拂过你的耳廓,为它染上一层绯红。

你看不到他的样子,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有意捉弄你,但他话里的担心是真真切切,多的快要溢出来。你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摇摇头,再摇摇头。摇头的动作有些大了,毛巾稍微滑下来一些,你趁机偷偷看他。

切岛锐儿郎的头发柔顺的垂在脸颊旁边,还时不时的滴着小水珠,和平日里元气满满的他又有些不一样,更加柔和起来。他正担忧的看着你,脸颊不知是因为水汽还是别的原因被染上一层薄红。切岛锐儿郎过于适合红色,让你有些愣神。几秒后的你惊叹于这时候的自己还有心思想这些,因为他正看着你,眼神认真而专注。

你一瞬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嘴唇张了张却连一个音节都没能发出来。切岛锐儿郎认真的看了你一会儿,突然对你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吗!不痛就好!”他笑的眼睛弯弯,伸手将毛巾换成里面再重新给你敷到眼睛上。他的手有些粗糙,是平日里训练和战斗时受伤造成的。但这样的手让你无比的安心,你安抚着自己慌乱的内心,在黑暗里对着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谢你。”你说。

下一秒你就听到切岛那边响起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过了几秒他的声音才磕磕绊绊的再次响起。

“没,没事啦!啊,你渴不渴?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你喜欢的饮料来着…啊这时候是不是喝水会好一点…对,对不起哦如果我再想的周到一点的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你甚至听到了几分委屈。

你于是连忙摆手,向他表示自己很开心。他的关心有些笨拙,却是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你拿下眼睛上的毛巾,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切岛锐儿郎又突然热了眼眶。

“啊,已经没事了吗?要不要再敷一会儿?”他看着你的动作又有些紧张,你摇摇头,起身露出笑容冲他比了一个大大的V。

他终于是放下心来,用同样的笑容回应了你。

“那,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他挠了挠脸颊,向你伸出手来。你没有犹豫的握住了他的,他手上的薄茧轻轻的摩挲着你的掌心。

他就这样一路牵着你的手送你到了房间,你和他互道晚安,正准备关门的时候被他抓住了门的把手。切岛锐儿郎向前一步踏进你的房间,用另一只手捏住你的下巴,在你的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一样的吻。

“喜欢你。”

他的脸颊烧的通红,明明先袭击的是他,罪魁祸首却完全不敢看你的眼睛。

“下次再有难受的事情,不要一个人哭了,来找我吧。”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却给你无可比拟的安心感。

“我一直在。”

“明天见。”

切岛锐儿郎说完便落荒而逃,留你一人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太狡猾了。

你想。

突然想起来我家噗噗照相越来越好看
整理照片(删黑历史)的时候发现
他……
拍王子还是很好看的

my doctor
画的是照片
只用了一根自动铅笔所以明暗是shi
退步退到解放前

[奇异博士x你]love(非友情向

520?
ooc
ooc
occ
他那么好
大脑死机的产物
这次不是友情向了
请慎重食用?
灭霸1三刷预定
感谢阅读。





x

他从来都不会说爱你。

你咬着勺子有些苦恼,今天是你和他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但是你的恋人却丝毫没有想要庆祝的苗头。

他是super hero,是能将万千人从水火之中救出的奇异博士。他隐于世,却将自己的一切给了你。


你可以看到他清晨还带着些许睡意的双眼,被睡乱的头发,略带沙哑的嗓音。
你喜欢看他抿着嘴唇笑着看你,看他有些坏心眼的和王争论一些小事。

看他会在某些夜里,一个人看着自己双手的伤痕发呆。


x


你不会主动要求他什么。
这是你对他的尊重。但你也不是圣人,多多少少有些小脾气要闹,而Dr.Strange总是了然的容纳你。

然后用一些小花招哄你开心。

作为恋人,他曾同你耳鬓厮磨,细细的吻过你的眼睛,你的鼻尖,最后覆上你的唇。

但他从未说过爱。


x


你其实也并不在乎这些纪念日,只是突然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些空落落的。
你会不安,会怀疑自己。

“是不是我做的还不够好?”
“我对他来说会是个麻烦吗?”

内心仿佛开了个无底洞,被自责和不安压的越坠越快。


x


然而今天很不同,平时都在看守神殿的王也不见了踪影。你百无聊赖对着神殿里各式各样的神器发呆,又去翻那些高深莫测的魔法书籍。

他从不教你秘术。

你一提起他就会转移话题,甚至强行终止。他的态度让你捉摸不透。

“明明这么缺人手的。”你嘟嘟囔囔。


x


“嘿,我说过你不要企图偷学秘术不是吗?”一双手从你的背后伸出来,拿走了你手上的书籍。他低沉的声音从你背后响起,你抬起头向后仰,就被他接了个满怀。

他漂亮的蓝色眼睛里都是你的倒影,他见你没有反应还有些疑惑的偏过头来。

“怎么了?”他将书放回书架,胳膊收回将你环起来。

你轻轻的摇头,闭上眼睛平息自己过于激烈的心跳。时间流逝,你对他却依然如初见一般。

满满的都是无法说出口的爱意。


x


“emm,我希望你能同我一起去个地方。”博士向你伸出手,待你同他的手掌相触的时候俯身轻吻你的指尖。

“My lover.”
这已经是他说出的最浪漫的情话。

其实也就是神殿的屋顶而已。
却也是你不曾见过的景色,足以使你惊叹。

他同你十指相扣,用另一只手试探性的触碰你的脸颊。他的手指带有一层薄茧,略微粗糙温暖的触感你并不讨厌,他的手还是带有一点颤抖,却给了你无可代替的安心感。

“你知道……”他似乎有些窘迫,几次想张口都没有继续。“我不希望你学习秘术。”

“我的意思是,我不希望你被卷入里面。”

“我不能。”

你明白他的心意。只要你还是个普通人,你被卷入事件的可能性就越小。
他就可以保护你。

“听我说,我不能强迫你留在我身边,但我……”他欲言又止,博士的眼睛始终没有在看你。
一个独自一人拯救过世界的英雄,此刻却不敢直视你的眼睛。

“OK,我们换个话题,我给你准备了点小礼物。”他最终还是放弃了,Dr.Strange向着夜空做了一个“来”的手势,一颗星星蓦然破碎,化作万千花瓣向你飞来。

他拉起你的双手,花瓣在你的掌心落下。
最后“嘭”的一声变成了一小袋曲奇。

看样子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做给他的小饼干。

x


“我早该说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比郑重的开口。

“我,我a——”

“我们的一周年纪念日快乐。”

他还是没能说爱你,你看着罕见的不自在ver.的他笑了。
在他询问你微笑的原因之前,你无比认真的对他诉说。

“I love you.”




—————————————————
他,他好浪漫啊??
和灭霸斗法(?的时候还想着变fu蝶出来的!
我爆哭
今天也在吹博士
人物崩坏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