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JO/真三/Fgo/刀剑乱舞/小演员/奇异博士/逆转裁判/偶尔诈尸/是一个内心充满骚操作的段子手

[es乙女向]朔间零x你(非零杏

转发抽奖的点文的其中一部分

有玩梗

ooc

我爱沙雕段子(拇指

————————————


 



   -还是那个梗-


  零:吾辈接下来要挑一位幸运的小姑娘...哦哦就汝吧


  事先说好吾辈不受理类似‘因为太喜欢xxx而困扰’这类的问题


  你:非常想听凛月叫零哦尼酱,但是因为听不到而感到困扰


  零:这是多么贴心的小姑娘啊,吾辈一定会实现汝的愿望的(哭了


  -是兄弟啊-


  凛月:哈啊...


  你:哇啊!


  凛月:痛...看着点脚下好吗,超痛的...


  你:抱歉...


  凛月:仔细一看是那个混蛋哥哥的人啊,好麻烦。不要扰我睡觉好吗...Zzzz


  零:小姑娘~汝在哪里呀~


  哦哦,这不是小姑娘和——凛月!


  凛月:(飞快起身


  零:凛月!是哥哥啊!


  凛月:烦死了


  -后续-


  零:唔唔,凛月每次见到吾辈都跑的如此快


  你:但是刚刚好好叫你‘哦尼酱’了哦


  零:真的吗小姑娘!凛月叫吾辈‘哦尼酱’了吗?!


  你:是的,凛月说‘是混蛋哦尼酱的人啊’


  零:凛月...!哥哥爱你啊!(哭


  小姑娘确实是吾辈的所有物没错


  -真是让人苦恼啊-


  你:和零同居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啦,但是希望他至少从棺材里出来睡。一个人晚上看着自己床旁边的棺材多少有点毛毛的。


  -苦恼的事还不少呢-


  你:之前的事情和零好好谈过了,至少棺材是打开了。偶尔能看到在棺材里睡的很奇怪的零。但是冰箱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塞满了番茄汁,一打开全是红红的也很可怕啊。他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别紧张啊-


  零:终于和小姑娘同居了,但是因为小姑娘太过温暖而没有办法好好入睡。为了让吾辈冷静下来而不得不回到棺材里,却让小姑娘感到了恐惧。想要给小姑娘做饭吃却发现吾辈除了番茄汁别的都不会做,吾辈开始对未来的日子感到担忧了。


  -太过分了-


  你:凛月来玩了。正巧零不在家,凛月把带来的伴手礼放进冰箱的时候微不可闻的‘啧’了一声。


  ‘不要太宠那个混蛋哥哥啊’他这么和我说。


  零回来之后马上察觉到了凛月的味道,打开冰箱后被凛月放在冰箱里的大蒜吓的撞到了桌子。最后非常沮丧的扔掉了冰箱里所有的番茄汁。


  大蒜反而留了下来。


  

《无归传》结束

《无归传》其二

《无归传》其一

发一个过几天就让我想删掉的摸鱼电电
私心打个tag吧……

嗯?

[我英乙女]我们仍未知道轰焦冻的哦金O是什么样子。[轰焦冻x你]

放飞自我的段子
是点文。
切岛那篇被我吃了。
ooc.ooc.ooc
讨论了很久到底是什么样子
可能和安德瓦一样无从证明了吧……。
感谢食用。



X

少年总是有些毫无防备的。

轰焦冻就在你身边不足两米的地方闭目小憩,你惊于他的无防备和过近的距离感,同时又有些无所适从。本应是用来放松的温泉水此时也变成了无形的镣铐,淡淡的水波若有若无的向你传达着他的存在感,你紧绷着浑身的肌肉,目光时不时的偷偷向他的方向看去。

轰焦冻的胸膛以下没在蒸腾的热气里,上臂好看的肌肉线条还挂着水珠,你有些看不真切,但朦胧的感觉和着热气将你的脑子蒸的有些混沌。

“好想凑近看一看他。”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在模糊不清的大脑下开始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

你想了想,终于还是被美色所倾倒。轰焦冻表现的过于无防备,使你忍不住想要再大胆一些,再靠近一些。

你为了悄无声息的靠近他,小心再小心的移动,然而因为动作带起的水波确实无可避免。轰焦冻似乎还是没有察觉你的靠近,热气将他的脸颊也染上了微微的红色,他好看的眼睛并没有因为你的小动作而有睁开的迹象。

你屏息凝气,见他没有太大反应,胆子和动作也忍不住大了起来。

你终于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了。

轰焦冻的身材偏瘦,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被严严实实的包在了校服里,只有此时才能一饱眼福。你还想再看看他,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好看的异色瞳已经在看你,还带着些许刚醒来的迷茫。

“怎么了吗?”他开口问你,他的嗓音有些涩涩的,平添了一分慵懒。

你动了动嘴唇,开口道——

“轰现在的样子感觉很好吃。”

他愣了愣,似乎是没能很好的理解你说的意思。少年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认认真真的看着你。

“是因为像你喜欢的食物吗?”他说。

你摇摇头,又点点头。在他有些呆然的表情中笑了出来,偷看被发现的小心思被你忘到了脑后。

你耍了一个小聪明,给这个本没有答案的问题创造了一个答案。他的样子太过诱人秀色可餐这种答案你是死都不会说出口的,于是你故作高深的笑,伸出手指轻轻的在空气里点了几下。

“保密哦。”

轰焦冻于是也跟着你笑。他的笑容浅浅的,只在唇边带了一丝笑意,却让他整个人都仿佛融化了的冰雪,一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啊,这就是我如此喜欢着的轰焦冻啊。”你心里想。

他见你有些发呆,将手掌放到了你的额头上。

“没事吧?”他问。问完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他的手才刚刚从温泉中拿出来,远比你的额头要烫。少年几乎没有犹豫,下一秒他伸出的手掌就附上了一层薄冰,冰的碎片随着他的动作向下落去,在入水前消失殆尽。

然后他用实时冷却过的手掌再次去探你的额头,恰到好处的凉意让你不禁放松下来,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那声叹息就像小猫的轻叫,恰到好处的触到了轰焦冻的点,酥酥麻麻意犹未尽。他于是有些促狭的收回手去,再三思考过后开口询问。

“会不会泡的有些久了,要不要出去?”

你摇了摇头表示还想再泡一会儿。一方面是你着实没有好好享受温泉,另一方面是你还对这样的状态有所留恋。

你和轰焦冻的距离不过两个手掌,他的呼吸似乎都若有若无的吹在你裸露的肌肤上。你突然变得有些口干舌燥,轰焦冻却正好在这个时候起身,漂亮的肌肉纹理一直没到人鱼线下的白色毛巾里。

看也不是,移开视线也不是。

你有些呆然的张开嘴抬头看他,少年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四目相对。

几秒之后他突然直起身来,看了看四周。你还没有明了他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你的少年便已经俯下身来。轰焦冻伸手将他的头发随意的梳到了脑后,旋即轻轻的捏起了你的下巴。

“轰同……”你话未说完,他湿润的唇已覆了上来。

他吻的轻柔,在你的唇上细细摩挲。

“嘘……”他有些不舍的离开你的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轰焦冻罕见的带了些狡黠的笑,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会被人听到的哦。”

[我英乙女]私がいるよ『切岛x你』

私がいるよ
切岛锐儿郎x你

是一个交往前的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ooc
ooc
ooc
切岛那么好。
写不出这个大男孩万分之一的可爱
慎重食用
感谢阅读



x



你一个人坐在夜里的宿舍走廊,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掉着泪。或许是因为近期的不如意,也或许是因为压力过大,你的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掉。

在你一个人独自哭泣的时候,你或许没有注意到他担心的眼神。切岛去你的房间找你,却发现没有回应,他于是在这座建筑里四处找你,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走廊里发现了哭泣的你。切岛锐儿郎想出声叫你,却发现你通红的双眼和颤抖的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扰你。

他悄悄的离开了。

你哭累了,揉了揉因为缺水而开始酸痛的眼睛,揉着太阳穴准备起身回房间,刚想站起来却被人放了一块热毛巾在额头上。

你抬眼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切岛有些羞涩的笑容。
“我听说热毛巾可以缓和眼睛的酸涩感,你敷敷看?”他小心翼翼的扶你坐下,将毛巾调整成适合你的眼睛的大小,像对待珍宝一样轻轻的敷了上去。

“怎么样?有好一点吗?”他紧张兮兮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因为眼睛暂时进入休息状态,你身上的其它感官变得灵敏不少。你听到他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感受到他的吐息轻轻吹在你的皮肤上。他离你很近,近到你能够嗅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气和淡淡的汗液的味道。想来是为了准备热毛巾出了些薄汗吧。二者糅合在一起,是属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特有的味道。用切岛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男子汉的味道”了。

是他无意中散发的荷尔蒙太过撩/拨,你有些羞涩的向后蹭了蹭,却马上被他注意到。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头痛?”他因此靠的你更加近,几乎是在你的耳边轻声细语。他有些灼/热的吐/息拂过你的耳廓,为它染上一层绯红。

你看不到他的样子,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有意捉弄你,但他话里的担心是真真切切,多的快要溢出来。你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摇摇头,再摇摇头。摇头的动作有些大了,毛巾稍微滑下来一些,你趁机偷偷看他。

切岛锐儿郎的头发柔顺的垂在脸颊旁边,还时不时的滴着小水珠,和平日里元气满满的他又有些不一样,更加柔和起来。他正担忧的看着你,脸颊不知是因为水汽还是别的原因被染上一层薄红。切岛锐儿郎过于适合红色,让你有些愣神。几秒后的你惊叹于这时候的自己还有心思想这些,因为他正看着你,眼神认真而专注。

你一瞬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嘴唇张了张却连一个音节都没能发出来。切岛锐儿郎认真的看了你一会儿,突然对你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吗!不痛就好!”他笑的眼睛弯弯,伸手将毛巾换成里面再重新给你敷到眼睛上。他的手有些粗糙,是平日里训练和战斗时受伤造成的。但这样的手让你无比的安心,你安抚着自己慌乱的内心,在黑暗里对着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谢你。”你说。

下一秒你就听到切岛那边响起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过了几秒他的声音才磕磕绊绊的再次响起。

“没,没事啦!啊,你渴不渴?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你喜欢的饮料来着…啊这时候是不是喝水会好一点…对,对不起哦如果我再想的周到一点的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你甚至听到了几分委屈。

你于是连忙摆手,向他表示自己很开心。他的关心有些笨拙,却是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你拿下眼睛上的毛巾,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切岛锐儿郎又突然热了眼眶。

“啊,已经没事了吗?要不要再敷一会儿?”他看着你的动作又有些紧张,你摇摇头,起身露出笑容冲他比了一个大大的V。

他终于是放下心来,用同样的笑容回应了你。

“那,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他挠了挠脸颊,向你伸出手来。你没有犹豫的握住了他的,他手上的薄茧轻轻的摩挲着你的掌心。

他就这样一路牵着你的手送你到了房间,你和他互道晚安,正准备关门的时候被他抓住了门的把手。切岛锐儿郎向前一步踏进你的房间,用另一只手捏住你的下巴,在你的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一样的吻。

“喜欢你。”

他的脸颊烧的通红,明明先袭击的是他,罪魁祸首却完全不敢看你的眼睛。

“下次再有难受的事情,不要一个人哭了,来找我吧。”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却给你无可比拟的安心感。

“我一直在。”

“明天见。”

切岛锐儿郎说完便落荒而逃,留你一人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太狡猾了。

你想。

突然想起来我家噗噗照相越来越好看
整理照片(删黑历史)的时候发现
他……
拍王子还是很好看的

my doctor
画的是照片
只用了一根自动铅笔所以明暗是shi
退步退到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