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JO/真三/Fgo/刀剑乱舞/小演员/奇异博士/逆转裁判/偶尔诈尸/是一个内心充满骚操作的段子手

【喻黄】只是撒糖。

在文手/图手间纠结。
文力图力都渣的可以。只会写傻白甜。
全职安利贩卖中√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体是话痨所以字数不要介意。
手机直接上,所以一定不长,争取单发完结,
取名废,干脆不起了。
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我,没有中心就是想写日常。老夫老妻有隐隐的蠢。
嗯,全职没补完,大BUG出现可能。
哎话痨了。我是手残^ ^。


开始"(º Д º*)

喻文州的一天是被黄少天给他录的起床铃弄醒开始的。大多时候是这样,也不排除黄少天提前起来叫自己起床的状况。当然,这样的日子极少有,像纪念日或者重要比赛日的时候,才会有这种“特殊服务”。

不过喻文州哪样都喜欢就是了。

喻文州一向起的很早,早到足以让他从容的洗漱完毕再叫起赖床的黄少天,而且等黄少天也洗漱完毕再加上一顿早餐,之后晃晃悠悠的来到训练室都很充裕的程度。

“少天,起床了。”虽然没有张新杰那样严苛的作息,喻文州却也及其有规律。大概是玩儿战术的通病?好吧,抛开某个荣耀教科书不谈。嗯,不带叶修玩儿,这是属于蓝雨的故事。

“再睡会儿…”话痨的剑圣估计也就早上没睡醒的时候话少一些。翘着睡乱的头发裹着被子往里滚了一滚,剑圣大大把自己包成了长馒头。蓝雨的基石无奈的笑,但也只是对着这个赖床的恋人。这个笑容如果让其他的队员看到一定会高呼闪瞎眼不给活路烧烧烧,什么的。

“少天,少天。”喻文州用手滚了滚长馒头,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叫醒服务。眼看着就露个顶儿的黄少天还有往被子里缩的动作,喻文州皱了皱眉,然后开启第三阶段。

他抓住被角,猛的一掀。长馒头变成了有着可爱睡颜的黄少天剑圣大大。而睡颜稍纵即逝。剑圣大大被惊醒。

说黄少天也怪,怎么吵他他都能睡着,只要他想,也不那么容易醒,他本人也爱赖床。所以就因为叫他起床这事儿,在训练营的时候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室友。

只要掀起他的被子,他就很快会醒来。据本人解释就是一下子从你身上把肉掀开来过了一会儿又给你盖回去的感觉。嗯,是挺恶心的。但也不是一般的有用,是二般的有用。

醒了。
黄少天坐起来顶着一头乱毛儿呆了一会儿。眼睛回复了平日的明亮,他打了个哈欠,四处看了一下,然后看到了笑着的喻文州。

三。

二。

一。

喻文州心里倒数。

“队长队长早上好啊睡的好吗好吗好吗哎哎队长我跟你说你能不能以后不要掀我被子了啊感觉真的不好诶真的真的真的这样下来心情说不好会不美丽诶然后影响状态诶诶诶队长队长你在听吗在吗在吗?!?”剑圣一秒间进入状态,早早的刷起文字泡。

习以为常的喻文州把黄少天的床铺收拾了。在额头落下一个吻。
“不这样你起不来,早上好。快去洗漱。”喻文州笑起来眉眼弯弯,黄少天对这个向来没有任何抗性。颠颠的跑去洗漱。
等黄少天回来,房间也差不多收拾完毕。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细腻的吻,然后拉着手去吃早饭。似乎已经是生活中普通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习惯。

“队长队长你造吗我做了一个特别长的梦诶梦里咱们蓝雨捧起了很多很多的冠军奖杯!很多哦多到数不清呢气的张佳乐在一边跳脚小辫子都跟着一抖一抖的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蠢不蠢啊!”黄少天说的兴起,拉着喻文州的手晃啊晃。“然后呢然后呢,我梦见了咱们一起退役队长你亲自把队长的职位给了翰文啧啧啧翰文特帅虽然没有本剑圣帅但也是帅帅帅!然后本剑圣把夜雨声烦给了翰文然后潇洒的转身挥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帅了!最后我和文州你找了一个好地方开了一家小店卖什么我忘啦总之氛围特棒!偶尔会去网游里虐虐菜抢抢BOSS什么的!!哎哎文州你说怎么样你说呢!”

黄少天说的兴起,平日里死活不愿叫的亲昵的称呼也叫了出来。
喻文州说,好。

有你,哪里都好。


————END————

抱着手机戳了快一个小时。
平平淡淡的故事,写的时候一直有低沉的男声在耳边轻轻念。
嗯,我出现了幻听。

谢谢阅读!
这么蠢的文,也算是对喻黄的爱了。
_(:з」∠)_打人不打脸,如果是三段斩我考虑考虑。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