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JO/真三/Fgo/刀剑乱舞/小演员/奇异博士/逆转裁判/偶尔诈尸/是一个内心充满骚操作的段子手

[我英乙女]私がいるよ『切岛x你』

私がいるよ
切岛锐儿郎x你

是一个交往前的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ooc
ooc
ooc
切岛那么好。
写不出这个大男孩万分之一的可爱
慎重食用
感谢阅读



x



你一个人坐在夜里的宿舍走廊,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掉着泪。或许是因为近期的不如意,也或许是因为压力过大,你的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掉。

在你一个人独自哭泣的时候,你或许没有注意到他担心的眼神。切岛去你的房间找你,却发现没有回应,他于是在这座建筑里四处找你,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走廊里发现了哭泣的你。切岛锐儿郎想出声叫你,却发现你通红的双眼和颤抖的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扰你。

他悄悄的离开了。

你哭累了,揉了揉因为缺水而开始酸痛的眼睛,揉着太阳穴准备起身回房间,刚想站起来却被人放了一块热毛巾在额头上。

你抬眼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切岛有些羞涩的笑容。
“我听说热毛巾可以缓和眼睛的酸涩感,你敷敷看?”他小心翼翼的扶你坐下,将毛巾调整成适合你的眼睛的大小,像对待珍宝一样轻轻的敷了上去。

“怎么样?有好一点吗?”他紧张兮兮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因为眼睛暂时进入休息状态,你身上的其它感官变得灵敏不少。你听到他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感受到他的吐息轻轻吹在你的皮肤上。他离你很近,近到你能够嗅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气和淡淡的汗液的味道。想来是为了准备热毛巾出了些薄汗吧。二者糅合在一起,是属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特有的味道。用切岛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男子汉的味道”了。

是他无意中散发的荷尔蒙太过撩/拨,你有些羞涩的向后蹭了蹭,却马上被他注意到。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头痛?”他因此靠的你更加近,几乎是在你的耳边轻声细语。他有些灼/热的吐/息拂过你的耳廓,为它染上一层绯红。

你看不到他的样子,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有意捉弄你,但他话里的担心是真真切切,多的快要溢出来。你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摇摇头,再摇摇头。摇头的动作有些大了,毛巾稍微滑下来一些,你趁机偷偷看他。

切岛锐儿郎的头发柔顺的垂在脸颊旁边,还时不时的滴着小水珠,和平日里元气满满的他又有些不一样,更加柔和起来。他正担忧的看着你,脸颊不知是因为水汽还是别的原因被染上一层薄红。切岛锐儿郎过于适合红色,让你有些愣神。几秒后的你惊叹于这时候的自己还有心思想这些,因为他正看着你,眼神认真而专注。

你一瞬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嘴唇张了张却连一个音节都没能发出来。切岛锐儿郎认真的看了你一会儿,突然对你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吗!不痛就好!”他笑的眼睛弯弯,伸手将毛巾换成里面再重新给你敷到眼睛上。他的手有些粗糙,是平日里训练和战斗时受伤造成的。但这样的手让你无比的安心,你安抚着自己慌乱的内心,在黑暗里对着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谢你。”你说。

下一秒你就听到切岛那边响起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过了几秒他的声音才磕磕绊绊的再次响起。

“没,没事啦!啊,你渴不渴?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你喜欢的饮料来着…啊这时候是不是喝水会好一点…对,对不起哦如果我再想的周到一点的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你甚至听到了几分委屈。

你于是连忙摆手,向他表示自己很开心。他的关心有些笨拙,却是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你拿下眼睛上的毛巾,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切岛锐儿郎又突然热了眼眶。

“啊,已经没事了吗?要不要再敷一会儿?”他看着你的动作又有些紧张,你摇摇头,起身露出笑容冲他比了一个大大的V。

他终于是放下心来,用同样的笑容回应了你。

“那,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他挠了挠脸颊,向你伸出手来。你没有犹豫的握住了他的,他手上的薄茧轻轻的摩挲着你的掌心。

他就这样一路牵着你的手送你到了房间,你和他互道晚安,正准备关门的时候被他抓住了门的把手。切岛锐儿郎向前一步踏进你的房间,用另一只手捏住你的下巴,在你的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一样的吻。

“喜欢你。”

他的脸颊烧的通红,明明先袭击的是他,罪魁祸首却完全不敢看你的眼睛。

“下次再有难受的事情,不要一个人哭了,来找我吧。”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却给你无可比拟的安心感。

“我一直在。”

“明天见。”

切岛锐儿郎说完便落荒而逃,留你一人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太狡猾了。

你想。

评论

热度(20)